方寸白夜子疏狂 | 白夜20周年海报文献影像展

方寸白夜子疏狂 | 白夜20周年海报文献影像展

价格: 免费

地址: 何多苓美术馆

日期: 2018-6-10

剩余座位:0

方寸白夜子疏狂
1998—2018
白夜20周年海报文献影像展

展览开幕:2018年5月4日 19:30
纪录片放映:2018年5月4日 20:30

地点:何多苓美术馆 成都蓝顶3期75栋 

策展人:翟永明  何多苓
艺术总监:赵欢
现场总监:余明旻 幸言 白东亮
展览海报设计:幸言
纪录片导演:程强强

主办: 白夜
承办:何多苓美术馆

展览概况

◎112张白夜的历次重要的活动海报(均由白夜主办,资深平面设计师幸言设计)。
◎10幅由翟永明和诗人王寅拍摄的作家、艺术家照片喷绘悬挂。
◎290张网络征集的在白夜拍摄的照片。内容涉及白夜活动现场、日常景物以及人物肖像。
◎少量珍贵的文献资料。多是跟重要活动、人物相关的手稿、报纸、文件。
◎展示并售卖翟永明新书《以白夜为坐标》以及白夜近10年活动汇总的别册(免费赠送)。
◎播放纪录片《白夜往事》。

方寸白夜子疏狂

by翟永明

二十年前,在白夜玉林西路85号,我撕下一张招租启事。

那年五月,白夜正式开张。迄今,已二十周年。

二十年间似反掌。

这期间,白夜,甚或成都;甚或中国,发生巨大变化。白夜二十年的起伏跌宕、辗转变化,本身,也成为极端又动荡的时代里,文化失落与边缘化、艺术与精神回归期的小小缩影。

老白夜一角

这些变化,改变了白夜,也改变了当年在白夜出入的人们。

就个人而言,白夜像一个窗口,让我接触到了现实。就行业角度而言,白夜并不成功,但却坚持下来。就时间而言,二十岁的白夜已经成熟,并还将成长。

白夜伊始,就不仅仅是酒吧;它还是沙龙、文人聚集地、文化交流场所;以及生命、理想、青春激荡的现场。即便空间已随时间漂移,那一缕九十年代的艺术气息,至今仍在玉林西路飞扬。

评论家唐晓渡在老白夜朗诵

胡续东为巴西女诗人玛.露.韦尔迪翻译

新白夜,承载我许多梦想——老白夜51平米空间中,无法实现的梦想;如今的新白夜,在窄巷子,搭建了一座可供开放、探讨、分享的公共平台;不定期地将人文、社科、艺术领域的活动,延伸到白夜小小的舞台。

2015年香港国际诗歌节

2016法国指挥家讲座

这十年,为了搞活动,白夜吧台,换了三次,终于挪至左边角落。让空间,得以敞亮和开阔。新白夜,除了依然注重文学活动,不时举办各种中外诗歌朗诵会之外;以过去“白夜影会”为背景,也举办与电影有关的讲座。我们曾与中国电影资料馆、峨影1958合作放映。

也与歌德学院合作,组织德国电影协会以及德国导演,在白夜举行讲座,与白夜的观众、读者分享他的创作经验。同时,也举办了各种不同领域的讲座:如戏曲、实验音乐、现代戏剧;这与我的爱好有关。

2016年,奥斯卡获奖导演加仑伯格与川大教授易丹交流中

草台班戏剧演后谈

方寸白夜子疏狂。早期的白夜活动,从策划到呈现,简陋粗糙。没有经验可循,也没有专人设计。除了51平方米的窄小空间,难以承载许多活动之外,最初的文学活动,也随意而单纯;一如时代的记痕。

故此,我特意找到白夜第一个活动的唯一照片,作家钟鸣“《旁观者》签名售书”现场;以及同年,马原签名售书现场图片。

照片的珍贵之处,在于纪录了白夜作为一个文学沙龙的摸索过程。帮助我们观看和认识在经济改革的大背景下,个人的、小空间的、弥散和显微的文学艺术场景。

1998年秋,马原签名售书会,翟永明、戴红,马原,裘山山

1998年,钟鸣《旁观者》新书签售

二十年的活动,不能一一在这次展览中呈现;早期资料散失殆尽。但是,早期的玉林西路、成都的文艺中青年,那些在白夜出出进进的身影,却印在展览的照片墙上;我们能够一窥当年他们的风华绝代及意气纵横。也能一窥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成都、成都文化生活、成都文化圈的变迁及生长。

2008年后,白夜所有活动的海报,都由平面设计师幸言设计。这十年,是白夜日渐活跃的十年,也是一个设计师从生涩到成熟的十年;通过十年间白夜海报设计展示,我们看到幸言的设计风格渐次形成的过程。

幸言从业余为白夜设计,到成长为白夜的艺术总监;这个过程,与白夜作为艺术空间(而不仅仅是酒吧)的定位,日渐契合。这些海报,也纪录了白夜二十年间,跨出区域,与国际文学艺术圈形成相互交流的现状。

幸言,本名闫星,1985年生于四川成都,毕业于西华大学动画原画专业。
媒体从业十余年,曾供职于《快一周》《看历史》,现为《天府文化》视觉总监。从08年开始,负责所有白夜艺术空间的平面设计。曾设计艺术家何多苓画册《士者如斯》,《翼》杂志封面,翟永明新书《方寸白夜子疏狂》书封及内文设计。作品获选2014年中法文化高峰论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封面设计展。

幸言设计的海报

展览期间,还将放映青年导演程强强的纪录片《白夜往事》。其中,2000年我买的索尼2000摄像机,虽早已淘汰。但那时不经意地拍摄的模糊影像,纪录了世纪交替、昼夜交替的特殊年代,料会唤起当年出入白夜的朋友们,共同的记忆。

感谢所有来过白夜的朋友,他们都是白夜的知已。更感谢曾经在白夜凋零、惨败、冷清、凄凉的时光里,陪着白夜,度过一夜又一夜孤寂时光的朋友。他们不仅见证了白夜的欢乐、友谊、美好和疏狂,也见证了白夜落寞、惨淡的一面。

曾经的老白夜,被迫关闭。那一夜,最好的朋友陪白夜度过。在微博上,我如此留言:十五年的光阴就此别过,留下太多的回忆,不管是苦是甜,都与最好的朋友度过。此生有幸,与那么多朋友有缘结识。

借此白夜二十年的展览,感谢和纪念生命中最好时光的流逝。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最新评论

  • Image

    {{ comment.user.nickname }}{{ formatDate(comment.created_at) }}

    {{ comment.content }}

    • Image

      {{ comment.parent.user.nickname }}{{ formatDate(comment.parent.created_at) }}

      {{ comment.parent.content }}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大家自觉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更多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