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年后,我们终于找到了「易知难」肖全展

28 年后,我们终于找到了「易知难」肖全展

价格: 免费

地址: 一马画廊

日期: 2018-7-25

剩余座位:0

距离拍摄那天已经过去了 28 年,藏在角落里的 6、7 卷胶卷依然保留当时的记忆,不止些许。肖全之前是不敢碰它们的,皆因世人为太那张照片沉迷。照片里的姑娘双眸蒙着似雾非雾般的愁绪,一脸无意多说苦楚的样子,所有愁苦都由己身承担,让人好不怜惜。

图丨肖全

可今天,我们终于又找到了她,易知难。
那天的人,那时云的轨迹,还有属于那个时代的骄傲,今天全部和盘托出,和易知难一样,毫无保留。

寻找「易知难」

初闻「易知难」此名,脑中的幻想就不曾停。这该是多么睿智的姑娘对自己的警示啊!前路不易,时刻警觉,未雨绸缪间轻描淡写几笔,尽述难。
可天知道,「易知难」居然是本名。

百度有易知难的百科词条

还有网友为易知难创建贴吧

国内外的网友们用遍了所有的搜索引擎,都只能找到属于「易知难」的寥寥数语。大家聚集起来,开始思考、幻想,她是谁?哪里人?是真实的人吗?为什么作为歌手、演员却没有一丝痕迹能在网上查到?

属于「易知难」的百度搜索结果都已经有 229,000 个之多,也曾有人 po 出疑似现状照片,却也不知可信与否。直到前段时间,成都一马画廊和肖全一拍即合,想要将 1990 年 5 月 1 日拍摄「易知难」那天的其它照片展览出来,还原一个更加真实、丰满的「易知难」。

展览开幕时间就是今日下午七点(2018年4月25日),将这个日子特意标注出来,当然有特别的含义。不论对于肖全、易知难、一马画廊,或者整个中国人像摄影圈、你我。

探索「易知难」

图丨肖全

1990 年 5 月 1 日,那天成都并不十分热,伴着点微风。
肖全和好友易知难骑着单车呼啦啦的往去处去,忽然易知难停下来问,“肖全,为什么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都不给我拍照片?”,两人一拍即合,决计在今天就把这件大事完成。随后,易知难给了肖全 50 块钱用于购买胶卷,两人又跑到当时成都最有名的高档时装档口青年路科甲巷给易知难买了一身波点套装,在现在这个时代看起来依然文艺时髦。随后,去往易知难位于陕西路的琴房开始拍摄。
拍照不能急。
刻意的要求拍摄对象用多么扭凹的姿势并不是肖全的方法,他更信奉“一瞬既永恒”的真诚打动。坐在琴房里,一边忙着手上给杂志写崔健照片解说词,一边静静等候属于拍摄的时机。
一回头,便有了。
易知难拿着烟灰缸,一手拿着烟似抽非抽,像是氤氲着烟云。肖全开始动了,轻拿起相机,对着她的眼,她的泪连着拍了好几下。关于流泪和苦闷,她是不说的。

图丨肖全

之后又在窗户和楼下拍了些照片,在肖全选片的时候独独选了如今使大众久久不忘的那张在成都的地下展厅展出,再无其他同期照片流出。
直到去年安仁双年展期间,一群老友在银泰 50 层聚会,在座的有肖全和一马画廊的创始人禹丹等等。“我想着一直“欠”丹丹(禹丹)一个摄影展,之前对于展出内容我们双方都不是很明朗。那天就突然就想要把易知难重新拿出来,看看现代对那个时代、那些人的思考。”

左起:摄影家肖全、策展人蓝庆伟、一马画廊创始人禹丹

就此,“肖全:又见易知难”由策展人蓝庆伟、摄影家肖全以及一马画廊创始人禹丹共同推出。在这次展览里,你不仅会看到除了那张令你久久不能忘怀的照片之外,还有从其余169张底片中,经过肖全、禹丹筛选和易知难本人选出的 30 余张照片。
一开始,易知难是不愿意做这个展览的。她希望大家把这张照片记着就好,其他的任凭想象。可看到其他底片之后,她像个孩子一样觉得每张都很好看,“我居然还和你(指肖全)拍了合照,我都不记得了!”
对于展览最终的呈现,肖全非常满意。“那时候用的还是国产的胶卷,经过电分之后能够呈现这么大画幅却又保持细节的成像效果,真的是太完美了”。

又见「易知难」

28 年后,这些精致的、传世的照片又重新现世,肖全认为“是时候了”。
附上策展人蓝庆伟写下的展览序言,以及肖全眼中的易知难,或许能对你看这场展览有所帮助。

肖全:又见易知难
文丨蓝庆伟
 
肖全的《易知难》已是中国肖像摄影史上的经典,几乎每个看过这张照片的人,都能记住这个名字,名如其人,洁净干脆,美,且毫无冗余。就是这样简单而没有任何多余情节和情绪的画面,反而能引发人们的更多遐想和猜测,比如肖全就被很多人问过:你只拍了这么一张易知难?这样的质疑可以被理解为一种抱怨,因为在肖全的镜头里,为一个人拍摄一系列照片是很常见的创作主题,比如三毛和杨丽萍。而在广为流传的唯一一张易知难的照片中,这位女性表现出的复杂和美丽也令人不禁想要了解她更多。
也有很多人问过肖全,或者漫无目的地发出疑问:易知难在哪里?所有人对她的认识,都随着那个经典的瞬间被定格在时光里,而余下的部分,似乎都已湮没于尘世,不复得见。
1990年5月1日,肖全拍下了易知难,在这一年,肖全也拍摄了三毛,到今天已时隔28年。时间没有自动把历史写完整,反而把曾经的事物修饰得更加模糊。在这一段足够长的间隔之后,《肖全:又见易知难》展览突然即将呈现——肖全要在这个展览上,第一次全面展示他28年前为易知难拍摄的一整个系列的照片。“易知难”的话题再度被唤起,这一次少了追问,多了关于过往的回望和对记忆的唤醒。今天,肖全在很多城市为普通人拍照,刻绘新的时代肖像,无论面对多么普通的陌生人,肖全的创作状态都始终如一,他用自己的镜头述说人们的爱、未来,和可能拥有的故事,每个人一生的画卷,在细腻的镜头下缓缓展开。又见易知难,已不是那个易知难。她是加了时间烙印的“时代肖像”,她的美,足以讲述那个时代。
时间让照片泛黄,让记忆汹涌,也让想象有了足够的空间。
易知难,又是肖全讲的一个好故事。

肖全眼里的易知难

好些年前老朋友张晓刚问我,为什么易知难的这张照片会有这么多人喜欢,我也在网上看到很多人对这张照片有如此慷慨地赞美。他们的语言是真诚的感人的,作为摄影师我内心的喜悦是当然的。这张照片拍摄于1990年5月1日,一眨眼28碾过去了。因为只有一张照片被露出,知难的传说和描述也只有淡淡几笔,因此所有见过这张照片的人,都会升起一个念头:她在哪里她现在怎么样。
我一直想把28年前那次拍摄的其他照片给大家看,可仅仅止于心里没敢去碰它,我知道那些底片就在某个柜子里静静地等候着。
去年安仁双年展期间,一小撮人聚在银泰50层,禹丹的一马画廊我大概是欠她一个展览。也许就在成都、也许就在足够高的地方,我想到了易知难,当时这伙人就炸了。
回到深圳我兴奋地找出了易知难的底片,总共169张。
当天知难让我给她拍照片,并给了我50块钱,我们去买了一盘乐凯黑白胶片,她穿的那身衣服是我陪她去青年路科甲巷买的。
说真的,我没有把握做一个易知难的个展,因为28年来我再也没有去看过那一张之外的底片。虽然三毛的照片也拍摄于1990年9月,但是我常常翻阅它们,每张底片我都熟悉。
近日我把电分后的底片给策展人吕澎看,他对我说:肖哥你娃头儿又赢了,照片不说了,很好。
知难看到照片很兴奋:天呐!这张好看这张也好看。我们都记不得,那天我们有拍合影。
其实,知难一开始不希望我们来做这个展览,她觉得那张照片已经足够好了,就让人去想象吧。
我对知难说:看了这些照片,易知难更真实可信也可敬,她多么干净清澈,她又多么孤单和坚定。
我们看到了她弹琴练声,看到了她的快乐……
今天的易知难延续着她的美丽与快乐,说着重庆话好茶旅行笑声不断。

展览讯息
肖全:又见易知难
开幕时间丨2018年4月25日下午7:00
展览时间丨2018年4月25日-7月25日
展览地点丨成都市高新区益州大道333号东方希望中心B1 一马画廊

出品丨广州麦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内容策划及运营丨成都纬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联系方式丨028-85325641

最新评论

  • Image

    {{ comment.user.nickname }}{{ formatDate(comment.created_at) }}

    {{ comment.content }}

    • Image

      {{ comment.parent.user.nickname }}{{ formatDate(comment.parent.created_at) }}

      {{ comment.parent.content }}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大家自觉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